非常幸运全部演员表
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靳玉欽: 上甘嶺九死一生 毛毯打出32個洞
2019-07-25 08:38:12 作者: 李慧娟
字號:   打印

  69年前,年僅16歲的淄博小伙靳玉欽憑著一腔熱血,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在戰場上他英勇殺敵,參加了聞名世界的上甘嶺戰役、夏季(金城)反擊戰等,為祖國安全和世界和平展現了志愿軍英勇作戰、不怕犧牲的堅強意志。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記者專程采訪了志愿軍老戰士靳玉欽。今年85歲的老人打開塵封的記憶,為記者講述那段炮火連天、硝煙彌漫的日子——

  驕陽似火,熱浪撲面,記者滿懷對志愿軍老戰士的敬畏之情走進靳玉欽家中。1934年出生的靳玉欽老人和老伴看上去身體硬朗,精神矍鑠。他說,得知記者要來采訪,這些天都沒睡好覺,幾十年前的事像放電影一樣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又一遍,封鎖線、上甘嶺、炮彈、飛機、鮮血、離別,像在昨天。

  一人參軍全家光榮 他因為成績優秀留在了朝鮮

  1950年,新中國成立不久,美帝國主義就把戰火燒到了我國的家門口——朝鮮,全國掀起了支援志愿軍抗美援朝的熱潮。“保家衛國,有錢出錢,有人出人,有草出草,看了《血海深仇》、《光榮人家》的演出,聽了形勢報告,我熱血沸騰,知道祖國需要我們!祖國在召喚我們!于是,現場選擇了報名參軍。”當年,家住淄博市灃水鄉劉家村16歲的靳玉欽憑著他特有的一股愛國熱情報名參軍報效祖國。

  時隔半個多世紀,回想起當年參軍時的情景,年近九旬的老人依然激動不已。“那是真的光榮!”靳玉欽老人回憶,他披紅帶花,被從村里送到鄉里,從鄉里送到縣里,縣里、鄉里的領導都陪著,部隊上到縣里來接,參軍后他被分到了當時的華東軍事交通學校(后改名第三汽車學校),準備用三年時間學習管理與汽車駕駛相關知識內容,期盼學業有成為祖國建設貢獻青春。而此時,遠在朝鮮的戰場上,由于缺乏汽車駕駛員,戰士們眼睜睜看著繳獲的美國汽車被炸個粉碎。人才缺乏,情況緊急,10個月后,上級一道命令把會開車、有技術、有文化的靳玉欽和同學們緊急派往抗美援朝戰場實習,接受戰火的洗禮。

  “我們營去了三十多個學生,實習幾個月之后,大部分都回國了,只留了我們4個。當時只有16歲的我根本不理解這件事。”“聽到那個消息,我哭了,納悶的是為什么一起來的同學大都回國了,而我不能。于是營長找我談話做思想工作,回來卻發現同行的同學們都已經打包離開,我急了,迅速打起背包跑出門去追那輛載著大部分同伴的汽車。跑了好遠,也沒追上,眼見著就剩下一片雪地,只能留下。后來領導對我說:你技術好,祖國需要你,保家衛國需要你。還答應以后有回國的機會一定先讓我去,我的心才平靜下來,心里還覺得挺自豪的。”靳玉欽回憶說。

  初入戰場 新兵蛋子險象環生

  初入戰場,靳玉欽到了江原道平康郡北平里的部隊整頓基地,被分配到炮兵第七師11團1營營部,成為了一名汽車駕駛員新兵。

  到了陣地,十幾歲的小靳對新的環境充滿了好奇。他看見一棵桑樹上的桑葚挺好,就爬上去邊摘邊吃,這時我軍火炮全開砸向敵軍,轟隆隆的炮聲讓不辨東西的小靳捂著頭急忙忙沖進了防空洞,他說,那么響的動靜第一次聽到,可嚇壞了。“我躲在防空洞門口,看見那些老兵抬著機槍排著隊走上前線,兩人一槍,他們喊我小鬼,告訴我機槍可以打飛機,那時我覺得,他們都是英雄,好厲害!”

  青蔥歲月,戰火紛紛。老人說,剛到戰場,年輕經驗少,不懂事,鬧了不少笑話。“有一次開會時聽首長說,我們國家的飛機就要奔赴朝鮮戰場,還打比方說,美國的飛機是油挑子樣的,我們的飛機是燕子式的。”巧的是幾天后,靳玉欽和戰友外出,看到天上出現了幾架燕子式的飛機,便在路邊興奮地大喊:“快看,我們的飛機來了!”他們一邊歡呼一邊跳著鼓掌,這時,飛機一個猛子扎下來,嘟嘟嘟一陣密集地掃射,子彈打到身邊圈起一片黃土。“不好了,不好了,是敵機……”靳玉欽和年輕的戰友捂著屁股大叫著,迅速鉆進防空洞才逃過一劫。

  驚魂駕駛 沖過敵軍封鎖線 轟炸機下趟出生命通道

  “第一次跟著班長出車,去西線陣地送物資,開到平康時遇到了敵軍的飛機封鎖,嘟嘟嘟嘟,飛機打下一梭子子彈,我下意識地站了起來,班長一下把我腦袋摁在座位下,怒吼一聲,小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此時,飛機擦著頭皮飛過,我才明白這里跟以前在老家追著飛機撿子彈是不一樣的。”靳玉欽說。

  戰場是最好的課堂,實踐讓他快速成長,“那時出車,經常要穿越敵人封鎖線,我們都是夜間開車,敵人總是會打出照明彈,我們必須在照明彈全部落下之前把車開出照明圈。”所以,才有了“飛機扔下照明彈,閉燈加油跑得歡”的說法。

  “敵人的封鎖線都是提前布置好的,基本都是大炮和機槍封鎖,觀察點看到我們的車開始數秒,等我們走到特定位置就開炮,新手司機插翅難逃。”靳玉欽說,長時間的對敵斗爭,讓他們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我們在敵軍觀察點附近故意打開車燈,然后趁敵軍數秒的時間,把車開到大山拐角處的死角停車休息,等敵軍一排排炮轟完畢,我們再閉燈前行,讓美國鬼子放空炮。”

  “鬼子的話不能聽”,靳玉欽說,“我們運輸都在夜間,就有宣傳機在天上飛,喊的話是:中國士兵們,你們開開燈跑吧,我們不打你們,結果誰開燈打誰。”

  戰爭是殘酷的,即便有再豐富的對敵經驗,他們和死亡也總是離著很近的距離。接到上級任務,靳玉欽駕車去二連送文件,“過去平原,上山,拐幾個彎再下去就到了陣地,快要抵達目的地時,一排炮彈突然落在我車前不遠的地方,我急忙拉住手剎停了車,副駕駛上領路的干事抱著頭,我使勁捶他,問他這里有封鎖線為啥不早說,干事炸懵了,一個字說不出來。”

  還有一次,靳玉欽趁著天黑開車送幾名干事回陣地,路遇爆炸導致山體滑坡,交錯的樹枝、碎石把道路擋得嚴嚴實實,一塊巨大的石頭擋在懸崖邊。“必須想辦法在天亮前通過,一旦天亮,我們就成了敵人的活靶子。”靳玉欽說,他們想盡辦法搬石頭修路,用手一點一點挪移,壘出了一段小于45度角的滑坡通道,還得人拉肩扛防止汽車通過坡道之后滑下懸崖,終于在天亮前通過了生死線。

  靳玉欽為我們演示了通過封鎖線時最常見的駕駛姿勢:右腳踩著油門,右手掌握方向盤,左手扶著翼子板,左腳踏著車踏板,整個人向前趴,頭側向一邊,迅速穿越封鎖。運送物資,傳遞文件,接送參謀、首長、陣地支援來往的轟炸機,密集的封鎖線,靳玉欽和他的戰友用血肉之軀打通了一條條生命線,勝利之路……

  上甘嶺戰役 32個洞的毛毯銘記崢嶸歲月

  在抗美援朝的日子里,讓他感受最深、最難忘記的就是上甘嶺戰役和夏季(金城)反擊戰。

  “進入前沿陣地前的一天,我的車經過偽裝,加裝上樹枝,去偵查部隊的行進路線,爾后讓后續部隊對不能通行的路進行整修。當天晚上,營部基地北移,天還沒亮,我在站崗,突然敵軍的轟炸機投下了炸彈,我們的伙房全炸了,炸飛的石頭、(砂)土塊劈頭蓋臉朝我砸過來。我趴到地上,一塊大石頭飛過來正好落在了我腿彎的空當,雖幸免于難,但爆炸太近,耳朵當時被炸聾了,至今總是出現吱吱的蜂鳴聲。”靳玉欽說。

  老人回憶道:上甘嶺戰役戰況激烈,有一段時間前線戰士們轉入坑道作戰,炮兵戰士們休息時也需進入山洞和防空洞。“那時,山洞里又潮又濕,因我年紀小,老兵們對我比較寬容。一天我在洞門前用米面袋子搭了個臨時的床,鋪上毯子睡得正香,突然,班長急切地喊,小靳,別睡了,幫忙割草去。聽了班長的命令,我擦了擦迷迷糊糊的眼睛,拿起鐮刀割草去。班長隨即躺在我睡的地方,準備休息,突然覺得想拉肚子,起身下坡,兩人分頭才走了20米不到,簡易地鋪就被轟炸機一梭子子彈打中,瞬間一片狼藉。我數了好幾遍,那床毯子一共被打了32個洞,真是生死一瞬間啊。直到離開部隊,我都一直帶在身邊。”

  上甘嶺那銘心刻骨的43天,成了他最珍貴的回憶。“陣地上沒有水,斷了糧,彈藥都送不進去,我們的大炮發揮了巨大作用,戰場上步兵和炮兵緊密配合,有力地打擊了敵人囂張氣焰。戰役緊張時,原來一分鐘只發射三發炮彈的大炮連續發射到十一發,因射速太快,炮筒都打軟了,炮膛線許多都打斷了。戰役結束時,整個團只剩下6門炮能用,戰士們形象地說:一連打,二連看,三連運炮彈。上甘嶺戰役我們團榮立了集體三等功。”

  艱苦卓絕的戰斗一次次刷新了年輕士兵的認知,無數的烈士前仆后繼,鮮血染紅了朝鮮的天。“你命大!”“你還活著!”遇上熟悉的戰友,這是最流行的問候語,活著,成了最好的祝福。“這么多年從來不敢看抗美援朝的影視片,一看就想起犧牲在朝鮮的戰友。”說到這里,老人情緒仍然十分激動。

  經歷了九死一生和無數槍林彈雨的洗禮,伴隨著勝利的喜悅,靳玉欽在1953年國慶節前回到了祖國,回到了家鄉。

  1955年,他考上了炮兵第九預科學校、西安炮校、重慶炮校,畢業后回東北駐防。1962年,轉業到淄博市商業局,后參與籌建淄博商校,又參與籌建了淄博石油化工廠,1991年,靳玉欽從淄博石油化工廠副廠長的職位光榮退休。

  歷盡69年風雨,老人說有幾個傳家寶要“顯擺”一下。他從臥室的墻角拿出來幾件“寶貝”,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箱,一個坑坑洼洼的軍用水壺,還有兩個抗美援朝獎章。

  “這是當時戰場上用的子彈箱,被我拿來在車上放工具,一直留到現在,水壺在戰場上一直跟著我,變形嚴重,后來我用高壓水槍修整好了。這兩個就是參加抗美援朝得的,一個寫著和平萬歲,一個寫著抗美援朝。”重新把已經有些褪色的獎章戴在胸前,85歲高齡的靳玉欽老人腰板挺得格外直,撫摸著那穿過槍林彈雨和自己一起走到現在的鐵箱和水壺,老人的目光遲遲不肯移開,仿佛透過那些斑駁的痕跡,他又回到了那段烽火連天的歲月,看到了自己熱血澎湃的青春。

  (文/圖 記者李慧娟) 

        責任編輯 劉洋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他12歲參軍成了一名娃娃兵,曾深入敵營“偷”走100發子彈;他機智果敢曾只身一人繳獲敵軍一個連的槍械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非常幸运全部演员表 111946878837613626271783954389639166679758518928786665881961594431767821134431823554101107383826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