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幸运全部演员表
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新法書譚
2014-05-29 17:45:55 作者:
字號:   打印

       編者按:《中國書畫》(國家級藝術類核心期刊)2014年第5期以《新法書譚》為題,用6個版面深度介紹了趙新法的書法藝術,現將原文及所刊圖片予以轉載,以饗讀者。

新 法 書 譚

 
◊ 蝶 公
 

      趙新法,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山東省教育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小學書法教育委員會主任(兼),淄博市書法家協會顧問,高級編輯,煙臺大學兼職教授。作品多次在媒體刊發或參加全省、全國性書法展并獲獎。被山東省書協表彰為“山東省德藝雙馨優秀書法工作者”。

 
  黃賓虹先生曾經深有體會地說,作為藝術家,一生要有幾次在不同地域居住的經歷。這種居住,不是短時間走馬觀花式的游覽和逗留,而是幾年甚至更長時間在某地的生活。如是,方能深切的感受到不同地域的風物、接受不同地域文化的熏染,也才是“行萬里路”的本真含義。他甚至也做出過決絕的判斷,一個一生都沒走出過家門、遠離故土在不同的地方居住過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藝術家的。當然,他的判斷確實有些絕對了,比如西哲康德就一生都沒有離開過自己生活的小鎮。但,那也畢竟是少數。應該知道,他的話還是頗有道理的,也是值得我們每一位從事藝術創作的人深思和借鑒的。
 

趙新法 隸書教學相長 69cm×69cm 紙本 2012年


      對于當下不少的書法創作者來說,有一個問題是很少被談論到的。即生活在當下時代的我們,究竟為什么而從事書法藝術創作、應該在一種什么樣的狀態中展開我們創作?之所以沒有太多的人愿意討論這樣的問題,或許,是他們以為自己已經早已解決了這些問題。因為,對當下太多的書法藝術創造者而言,以參展、鬻字以至升官發財為目的的創作早已經是由習慣而自然了,由此我們看到了當下時代書法創作的專業化、書法家的職業化,確實為當下書法藝術的發展發揮了很多積極的作用,但也確實促生了不少新問題。那么,專業化、職業化的出現,大概也只得以功過參半來論定。對書法史略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幾千年書法藝術的璀璨其實并不是在專業化、職業化的狀態中被創造的,相反那些堪稱大師的書寫者往往是在他們閑暇中、在他們的漫不經心中、在他們的逸筆草草中成就著他們自己 ,也成就了一個藝術門類的歷史、一個民族文化的歷史。也就是說,與當下書法藝術的專業化、職業化不同的是,以往的書法歷史是在書寫者的業余中創造的。而在趙新法的書法創作中,我們看到的也正是這樣的一種創作狀態。大約,趙新法在他揮毫潑墨的時候,很可能并不是能否躋身某一展覽或者能否與某某畫廊畫商簽約。
 

趙新法 草書李白詩 53cm×334cm 紙本 2013年

 

 

趙新法 草書李白詩(局部)

 

 

      對于趙新法來說,書法藝術純然是他在工作之余、公務之余的一種喜好、一種寄托甚至也會是一種修煉和守望。平心而論,我是特別欣賞這樣一種創作狀態的。而以我的欣賞經驗,在這樣一種狀態中的書寫也是特別值得品味的。我想,趙新法的這一種創作狀態,是最接近書法藝術本身的。畢竟,書法不同于繪畫、雕塑等其他的藝術門類,那樣的一些藝術創作是需要籌劃與經營的,而書法不是,書法需要的恰恰是閑適、是書寫者的釋懷。而我也知道,這樣的一種狀態對于當下我們每一位為生計奔波的人來講,往往會是一種難以釋懷的奢望。而趙新法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在趙新法的創作中,我感受到了他對于閑適與悠然的珍愛,而我也似乎能感覺到,他更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創作將這樣的一種閑適與悠然傳遞給每一位觀者,讓每一位觀者分享他的閑適與悠然、祝愿每一位觀者都能擁有生命中不可多得的閑適與悠然。
 

趙新法 草書王安石詩 138cm×69cm 紙本

 

 

      即便是在行文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在懷疑,用藝術、創作、風格等等這樣的一些概念和詞匯來描述趙新法的創作是否合適。因為我知道,這些并不是我們本土文化傳統中固有的,它們的存在,自清末的西學東漸算起不過百余年,用它們作為一種范式、一種標準來界定書法的可能性與合法性都是值得討論的。并且,這種討論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任何有價值的定論,雖然也有不少的創作者、研究者早已在他們的著述與談論中將之運用到了駕輕就熟的程度。但我堅持認為,對于這些問題的討論依然是必要的,約定俗成的見解未必就是真理。在這些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之前,討論書法的時候,那些舶來的概念與詞匯還是少用為妙,即便是運用,也要明了當我們運用那些概念與詞匯的時候已經不限于它們在其原有語境中的內涵了,很可能我們只是在借用一個現代意義上的詞匯來表述文化傳統中固有的意義與內涵。在趙新法的書寫中,我能夠感覺到他對于這些詞匯、概念在不同程度上的拒絕與排斥。我想,他并沒有把書法作為一種現代學科意義上的藝術門類來對待、也沒有將表現一種藝術思想或美學觀念而進行的風格創造作為終極追求,對于他來說,書法即是書寫。書寫作為一種行為,與生命是同構的,古人謂書如其人,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趙新法 草書辛棄疾詞 96cm×178cm 紙本

 

 
      在書寫的過程中,一個人的心性、品位、涵養等等生命狀態和靈魂狀態都會自然而然地在筆跡的流走中顯現自身,或者是釋放、或者是宣泄、或者是獨自地徜徉、或者是寂寞地吟唱,但從中看到的都會是書寫者最為真實的生命狀態的呈現。無怪乎孫虔禮會說書能“達其性情,形其哀樂”,又說“取會風騷之意,本乎天地之心”,他想說的是,書法或者說書寫行為,是距離生命本身最近的,通過它便可以時時觀照到我們自己,這個時候的自己是最為真實的。趙新法示人的作品多為行草書,由“二王”一路行草綿延而來,筆隨心走、勢由境生,沒有太多的刻意也沒有太多的牽強,款款寫去,怡然自得。對于草書,米芾曾經下過斷語:“草書若不入晉人格,輒徒成下品。”我們暫且不討論是否只有晉人草書才能入上品或者中品。從米芾這言論中可知,草書品格是有高下之分的。趙新法的草書作品從形質和韻味上看,可以概括為“方圓肥瘦適中,鋒藏畫勁,氣清韻古,老而不俗”。這不僅僅體現在他對書寫技法的要求,也有書法格調的要求。在技法這個層面,要求方筆、圓筆相結合,寫出的點畫線條要肥瘦適中,而且在用筆時要學會藏鋒用筆,以中鋒行筆,在用筆的發力方面要求做到點畫遒勁有力。除技法這個層面的要求外,在書法審美方面達到“氣清韻古,老而不俗”的標準是頗為不易的。“氣清韻古”是指書法的氣息、風格要清靜、沖和,氣韻要不同凡響,能夠超塵脫俗。“老而不俗”是指在具體的書法中,則主要表現為點畫具有老辣、蒼老之氣力,但是又不能帶有俗氣。細察趙新法的草書,可以感受到他對書寫技能和書法格調的準確把握。書法形體,特別是草書的格調又決定于書法的線質和用筆。而決定書法線質高低的是用筆,而決定用筆的則是書家本人對書法審美境界的理解和對筆法的領悟。趙新法在經年累月的筆法演練中,在很好地解決草書字法的基礎上,顯然對草書的筆法意趣有了更深的體悟。“出新意于法度之外,寄妙理于豪放之中”,在嫻熟地用草書表達他的審美追求和人生意趣的同時,草書也成為他仰觀俯察,取諸懷抱的一種憑籍。在蘊積中表現豪放,在豪放的書寫中,領悟草書創作的精神自由。我想這對于書寫的享受者來說就足夠了,看似隨意盡興的書寫,其實遵循的都是字法的謹嚴和對草書法度。在此之上,讓人感受到的正是借助草書這種書體表達率性、散漫的自由追求。何況,在我們的文化傳統中早就有得魚忘筌、得意忘形的古訓。殊不知,這也恰恰是當下大多數書法創作者所最為缺乏的,也是當下生活中的每一個人所缺乏的,我們往往學到了知識而放棄了智慧、得到了理性之光而摒棄了信仰之光,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我們最大的迷失。還好,如趙新法這樣的一些書寫者還是清醒著的,他們以他們的書寫警示我們大家,作為一個人要做到時刻看見自己、觀照自己,否則自我的迷失是必然的結果。迷失者,依然眾多。有時候我會在想,書法在當下這樣的一個時代能夠有什么樣的文化擔當?書寫者又應該擔負起什么樣的文化使命?結論大約就在這里了,以書寫的方式,與自己照面。

趙新法 草書唐人詩句 69cm×137cm 紙本

 

 

      任何的解說與闡述,終將都是偏頗的。往往,我們也只是在與他們的面對面中自言自語。通過趙新法以及他的書寫,我得以滿足了自己又一次的信馬由韁。所以,我得感謝他。其實,我和他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共同之處的,我指的是我們所朝向的目的地。不同的只是,他依靠的是書寫的過程,而我離不開的是思維的過程。
 

趙新法 草書紅雨青山七言聯 138cm×35cm 紙本 2013年

 

 

趙新法 草書韋應物詩 138cm×69cm 紙本 2012年

 

        責任編輯 保文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他12歲參軍成了一名娃娃兵,曾深入敵營“偷”走100發子彈;他機智果敢曾只身一人繳獲敵軍一個連的槍械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非常幸运全部演员表 63203518755704943420607873219249384598155396742904414408653449018012023393715877788902667207802885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